主页 > 问题技术 >《小飞象》没有羽毛,仍能「拍翼」 >

《小飞象》没有羽毛,仍能「拍翼」

《小飞象》没有羽毛,仍能「拍翼」

 「童年时逢开窗,便会望见会飞大象,但你骂为何我这样失常。」曾几何时,《三人行》是与小飞象挂钩的童年回忆,会飞大象正象徵着为俗世嘲讽的梦想,是笔者独爱的迪士尼传统卡通角色。小飞象一副可怜兮兮的怪相,跟鬼才添布顿笔下的怪诞孤僻角色,同是边缘族群,注定的一拍即合。儘管在迪士尼家庭电影的框架下,导演最拿手的暗黑悲情风格,难免被淡化,但独特的视觉美学,仍让故事四平八稳的《小飞象》,完美呈现飞象儿共我,常在天上漫游的一幕,目不暇给。

《小飞象》没有羽毛,仍能「拍翼」

两年前的真人版《美女与野兽》大卖,真人化的迪士尼动画陆续有来,今年,在《阿拉丁》和《狮子王》公映之前,先有改编自1941年动画版的《小飞象》打头阵,前段剧情大致以原版动画作主轴,初生的小飞象Dumbo,外形怪异兼论论尽尽,因而遭嘲笑和嫌弃,被迫与母亲骨肉分离,及后靠着一对被视为笨重丑陋的大耳朵,振翅高飞。真人版的最大改动是所有动物角色都不会说话,换成了Dumbo与真人角色的互动,其中一对丧母的小姊弟,对刚从战场回来、失去左臂的父亲,颇感陌生,跟没有象母照顾的Dumbo同病相怜,自然地彼此亲近,并意外地藉一根羽毛启发牠的飞行潜能,让Dumbo成为马戏班的台柱。


缺陷中成长
影片后段属全新创作,加入唯利是图的乐园创办人,触发一场千里寻亲的戏肉,驱使惯于依靠羽毛启动飞行表演的Dumbo,放胆拍动耳朵自主地翱翔于天,而没有羽毛仍能拍翼高飞的设定,颇具心思,令Dumbo不只是受操控的马戏班资产,延伸切合时宜的爱护动物观念,带出动物不是用来表演的信息。而小姊弟与父亲就是被俗世定义为有缺陷的单亲家庭,父亲是典型重视赚钱养家,忽略跟子女沟通的传统男人,只望子女能学得一技之长表演谋生,但看着子女落力地助小飞象寻亲,渐学习理解孩子的想法和欣赏他们的独特才能,并以行动赢取他们的信任,而这种互信亦成了小姊弟走出亡母阴霾的关键,虽然碍于戏份有限,三口子互动的刻划稍欠深刻,演父亲的歌连费路没甚发挥,但不失是为人父母的提醒。


指桑骂槐?
影片满载迪士尼的光明希望,添布顿的黑色诡异风格,难免要作出适量调节,但胜在Dumbo的眼神表情动作细緻配合,栩栩如生,具体表达当刻情绪,与小主角们互动亦交足戏,甚具灵性,而牠初登场以及首次高飞的画面,仍是扣人心弦,尽显导演的大师级风範。而最惊喜是由米高基顿扮演创办「梦想乐园」的野心企业家,口里说着共建主题乐园实现梦想,将小飞象、奇人异士及奇珍异兽都罗致旗下作垄断式收购,公平交易共享成果只是冠冕堂皇的藉口,实质只视动物和员工为生财工具。如此设定,难免让人对号入座,联想起创建梦幻乐园的迪士尼,这招嘲讽,倒是教人一爽。

读文化研究,做了半个记者,爱漫游光影世界。

《小飞象》没有羽毛,仍能「拍翼」 《小飞象》没有羽毛,仍能「拍翼」
问题技术 104℃ 23评论
《小飞象》没有羽毛,仍能「拍翼」

 「童年时逢开窗,便会望见会飞大象,但你骂为何我这样失常。」曾几何时,《三人行》是与小飞象挂钩的童年回忆,会飞大象正象徵着为俗世嘲讽的梦想,是笔者独爱的迪士尼传统卡通角色。小飞象一副可怜兮兮的怪相,跟鬼才添布顿笔下的怪诞孤僻角色,同是边缘族群,注定的一拍即合。儘管在迪士尼家庭电影的框架下,导演最拿手的暗黑悲情风格,难免被淡化,但独特的视觉美学,仍让故事四平八稳的《小飞象》,完美呈现飞象儿共我,常在天上漫游的一幕,目不暇给。

《小飞象》没有羽毛,仍能「拍翼」

两年前的真人版《美女与野兽》大卖,真人化的迪士尼动画陆续有来,今年,在《阿拉丁》和《狮子王》公映之前,先有改编自1941年动画版的《小飞象》打头阵,前段剧情大致以原版动画作主轴,初生的小飞象Dumbo,外形怪异兼论论尽尽,因而遭嘲笑和嫌弃,被迫与母亲骨肉分离,及后靠着一对被视为笨重丑陋的大耳朵,振翅高飞。真人版的最大改动是所有动物角色都不会说话,换成了Dumbo与真人角色的互动,其中一对丧母的小姊弟,对刚从战场回来、失去左臂的父亲,颇感陌生,跟没有象母照顾的Dumbo同病相怜,自然地彼此亲近,并意外地藉一根羽毛启发牠的飞行潜能,让Dumbo成为马戏班的台柱。


缺陷中成长
影片后段属全新创作,加入唯利是图的乐园创办人,触发一场千里寻亲的戏肉,驱使惯于依靠羽毛启动飞行表演的Dumbo,放胆拍动耳朵自主地翱翔于天,而没有羽毛仍能拍翼高飞的设定,颇具心思,令Dumbo不只是受操控的马戏班资产,延伸切合时宜的爱护动物观念,带出动物不是用来表演的信息。而小姊弟与父亲就是被俗世定义为有缺陷的单亲家庭,父亲是典型重视赚钱养家,忽略跟子女沟通的传统男人,只望子女能学得一技之长表演谋生,但看着子女落力地助小飞象寻亲,渐学习理解孩子的想法和欣赏他们的独特才能,并以行动赢取他们的信任,而这种互信亦成了小姊弟走出亡母阴霾的关键,虽然碍于戏份有限,三口子互动的刻划稍欠深刻,演父亲的歌连费路没甚发挥,但不失是为人父母的提醒。


指桑骂槐?
影片满载迪士尼的光明希望,添布顿的黑色诡异风格,难免要作出适量调节,但胜在Dumbo的眼神表情动作细緻配合,栩栩如生,具体表达当刻情绪,与小主角们互动亦交足戏,甚具灵性,而牠初登场以及首次高飞的画面,仍是扣人心弦,尽显导演的大师级风範。而最惊喜是由米高基顿扮演创办「梦想乐园」的野心企业家,口里说着共建主题乐园实现梦想,将小飞象、奇人异士及奇珍异兽都罗致旗下作垄断式收购,公平交易共享成果只是冠冕堂皇的藉口,实质只视动物和员工为生财工具。如此设定,难免让人对号入座,联想起创建梦幻乐园的迪士尼,这招嘲讽,倒是教人一爽。

读文化研究,做了半个记者,爱漫游光影世界。

《小飞象》没有羽毛,仍能「拍翼」 《小飞象》没有羽毛,仍能「拍翼」
热门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