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问题技术 >《少了一个之后-孤军》:她呼喊军中人权23年,仍然要不到儿子 >

《少了一个之后-孤军》:她呼喊军中人权23年,仍然要不到儿子

文:冯贤贤

,海军南阳舰準备从左营出港执行侦巡勤务,在舰上服役的二兵黄国章打电话回花莲,因遭霸凌向母亲陈碧娥求救。想不到当天半夜,军方就致电黄家,说黄国章失蹤,穿便服逃兵。

六天后,黄国章遗体被福建渔船发现;受制于当地公安,陈碧娥只能将遗体火化。返台后,陈碧娥在监委赵昌平建议下将照片放大,发现黄国章头部插有钢针及三角形锐器。但两年后海军总司令部却以查无证据宣布全案不起诉,仅有时任上校舰长冯逸成遭监察院弹劾。

黄妈妈搬到台北到处申冤,让许多人退避三舍。她的家四分五裂,每人心里的创伤都无法癒合。军方颟顸,彷彿人权禁区;黄国章的案子,很快就被社会遗忘了。

1995年,解严才8年,彷彿一切都在改变中,但仍有很多事难以撼动。那一年,第一家24小时新闻台TVBSN开播;台湾出生的李登辉在当总统,民主化与本土化方兴未艾。台湾社会在满怀希望的骚动中往前走,但是戒严遗绪仍阴魂不散,在每个转弯处形成难以跨越的路障。

那一年,超视调查报告节目史无前例地挑战台湾司法,质疑死刑判决定谳的「苏建和案」是个刑求逼供罗织的大冤案。检察总长陈涵一年内三度提起非常上诉,都遭最高法院驳回。苏建和等三人控告汐止分局多位刑警涉嫌非法拘提、搜索、伪造变造证据、渎职及以电击棒电击其下体、以打火机烧其下巴之刑求。但士林地检署却以不起诉火速侦结。

苏建和案从1991年起缠讼至2013年,最终以再更三审判决无罪。三个无辜的人,已从19岁的青年被折磨成身心饱受摧残的中年。但至少他们还活着。

黄国章命案一直到2014年,洪仲丘事件爆发后一年,才由行政院成立的「军事冤案申诉委员会」移交雄检侦办。,高雄地检署以舰长冯逸成未积极搜救,依「业务过失致死罪」起诉。但,台湾高雄地方法院以本案已逾10年法律追溯期判决不受理。

黄妈妈在一份从未曝光的笔录中发现,有人目击黄国章被老兵凌虐,包括殴打及以绿豆汤烫脚。雄检因此重启调查,但进度缓慢。然而,一部纪录片的出现,却为胶着多年的黄国章案带来意想不到的推力。

《少了一个之后-孤军》:她呼喊军中人权23年,仍然要不到儿子Photo Credit: 马可吐温国际影像有限公司
黄妈妈与查哨国防部军医局。

《少了一个之后—孤军》耗时三年半追蹤黄国章案,历经与军方单位无数次的周旋,从1500小时的採访素材中剪辑出90分钟的纪录片,耙梳呼之欲出的真相。这部影片被选为2018台湾国际人权影展开幕片后,黄国章案突然出现新动力。

影片首映当天,放映现场走廊挤满军方各单位致赠的花篮。多位军方将领坐在放映厅前排贵宾席,形成影展难得一见的奇观。当故事进行到副舰长徐世昌的前妻抱着黄妈妈低声说对不起时,海军司令黄曙光不禁擦拭眼角的泪水。映后他在众多媒体见证下,上台向黄妈妈鞠躬道歉。

虽然真相仍然未明,但海军司令正式向黄家道歉,很明显已经认错。雄检的调查,在纪录片即将首映的消息曝光后,似乎也加快了脚步。「孤军」是黄国章,他试图求救却找不到援兵。「孤军」是黄妈妈,她呼喊军中人权23年,仍然要不到儿子枉死的真相。「孤军」是拍摄团队,以一个民间微型製作公司的力量竭尽所能追查黄案一切线索。但是,每一声微弱的呼喊,每一个微小的努力,都是有意义的。《少了一个之后—孤军》这部纪录片重新唤起台湾社会对黄国章案的重视,也展示了纪录片改变世界的力道。

电击棒、打火机、滚烫的绿豆汤,在上个世纪末,曾是台湾司法与军队侵犯人权的刑求凌虐工具。而调查报导、纪录片和影展,则是台湾在民主转型过程中对抗谎言与冷漠、探求真相的影像行动。《少了一个之后—孤军》虽然拍得艰难,负债累累,但拍摄团队并没有放弃对真相的追索。这部纪录片已开始全国巡迴放映,续集《友军》也已启动。只要大家愿意持续关心,孤军们就不会寂寞;而黄国章案,或许会峰迴路转,终于让我们等到水落石出的一天。

即日起至10/11Giloo纪实影音 线上限时观影

《少了一个之后-孤军》巡迴放映计划I群众的力量,一起找真相
问题技术 519℃ 63评论

文:冯贤贤

,海军南阳舰準备从左营出港执行侦巡勤务,在舰上服役的二兵黄国章打电话回花莲,因遭霸凌向母亲陈碧娥求救。想不到当天半夜,军方就致电黄家,说黄国章失蹤,穿便服逃兵。

六天后,黄国章遗体被福建渔船发现;受制于当地公安,陈碧娥只能将遗体火化。返台后,陈碧娥在监委赵昌平建议下将照片放大,发现黄国章头部插有钢针及三角形锐器。但两年后海军总司令部却以查无证据宣布全案不起诉,仅有时任上校舰长冯逸成遭监察院弹劾。

黄妈妈搬到台北到处申冤,让许多人退避三舍。她的家四分五裂,每人心里的创伤都无法癒合。军方颟顸,彷彿人权禁区;黄国章的案子,很快就被社会遗忘了。

1995年,解严才8年,彷彿一切都在改变中,但仍有很多事难以撼动。那一年,第一家24小时新闻台TVBSN开播;台湾出生的李登辉在当总统,民主化与本土化方兴未艾。台湾社会在满怀希望的骚动中往前走,但是戒严遗绪仍阴魂不散,在每个转弯处形成难以跨越的路障。

那一年,超视调查报告节目史无前例地挑战台湾司法,质疑死刑判决定谳的「苏建和案」是个刑求逼供罗织的大冤案。检察总长陈涵一年内三度提起非常上诉,都遭最高法院驳回。苏建和等三人控告汐止分局多位刑警涉嫌非法拘提、搜索、伪造变造证据、渎职及以电击棒电击其下体、以打火机烧其下巴之刑求。但士林地检署却以不起诉火速侦结。

苏建和案从1991年起缠讼至2013年,最终以再更三审判决无罪。三个无辜的人,已从19岁的青年被折磨成身心饱受摧残的中年。但至少他们还活着。

黄国章命案一直到2014年,洪仲丘事件爆发后一年,才由行政院成立的「军事冤案申诉委员会」移交雄检侦办。,高雄地检署以舰长冯逸成未积极搜救,依「业务过失致死罪」起诉。但,台湾高雄地方法院以本案已逾10年法律追溯期判决不受理。

黄妈妈在一份从未曝光的笔录中发现,有人目击黄国章被老兵凌虐,包括殴打及以绿豆汤烫脚。雄检因此重启调查,但进度缓慢。然而,一部纪录片的出现,却为胶着多年的黄国章案带来意想不到的推力。

《少了一个之后-孤军》:她呼喊军中人权23年,仍然要不到儿子Photo Credit: 马可吐温国际影像有限公司
黄妈妈与查哨国防部军医局。

《少了一个之后—孤军》耗时三年半追蹤黄国章案,历经与军方单位无数次的周旋,从1500小时的採访素材中剪辑出90分钟的纪录片,耙梳呼之欲出的真相。这部影片被选为2018台湾国际人权影展开幕片后,黄国章案突然出现新动力。

影片首映当天,放映现场走廊挤满军方各单位致赠的花篮。多位军方将领坐在放映厅前排贵宾席,形成影展难得一见的奇观。当故事进行到副舰长徐世昌的前妻抱着黄妈妈低声说对不起时,海军司令黄曙光不禁擦拭眼角的泪水。映后他在众多媒体见证下,上台向黄妈妈鞠躬道歉。

虽然真相仍然未明,但海军司令正式向黄家道歉,很明显已经认错。雄检的调查,在纪录片即将首映的消息曝光后,似乎也加快了脚步。「孤军」是黄国章,他试图求救却找不到援兵。「孤军」是黄妈妈,她呼喊军中人权23年,仍然要不到儿子枉死的真相。「孤军」是拍摄团队,以一个民间微型製作公司的力量竭尽所能追查黄案一切线索。但是,每一声微弱的呼喊,每一个微小的努力,都是有意义的。《少了一个之后—孤军》这部纪录片重新唤起台湾社会对黄国章案的重视,也展示了纪录片改变世界的力道。

电击棒、打火机、滚烫的绿豆汤,在上个世纪末,曾是台湾司法与军队侵犯人权的刑求凌虐工具。而调查报导、纪录片和影展,则是台湾在民主转型过程中对抗谎言与冷漠、探求真相的影像行动。《少了一个之后—孤军》虽然拍得艰难,负债累累,但拍摄团队并没有放弃对真相的追索。这部纪录片已开始全国巡迴放映,续集《友军》也已启动。只要大家愿意持续关心,孤军们就不会寂寞;而黄国章案,或许会峰迴路转,终于让我们等到水落石出的一天。

即日起至10/11Giloo纪实影音 线上限时观影

《少了一个之后-孤军》巡迴放映计划I群众的力量,一起找真相
热门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