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业界聚焦 >《少年Pi》真人版 印尼少年饮海水抓鱼果腹 海上受困49天终 >

《少年Pi》真人版 印尼少年饮海水抓鱼果腹 海上受困49天终

李安电影《少年Pi 的奇幻漂流》上演真人版本,一名18岁印尼少年独自在海上一个外形像船屋的捕渔笼(Rompong)上工作时,因遇上风浪,固定的绳索断裂,不得不在太平洋漂流近2,000公里。期间,少年利用衣服过滤海水中盐分来获得饮用水,煤气用完,就拆下木筏的围篱来生火烹煮捕获的鱼充饥。最终经过的货船将少年救起时,他已在海上漂流了整整49天。

《少年Pi》真人版 印尼少年饮海水抓鱼果腹 海上受困49天终

在海上经历49天漂流历险终获救的印尼少年阿迪朗(右)。 (互联网图片)

据印尼《雅加达邮报》报道,这名叫阿迪朗(Aldi Novel Adilang)的少年,平常独自在被称为「Rompong」的捕渔笼上工作。「Rompong」是印尼一种传统的捕鱼陷阱,外形像是木筏上的小木屋,小木屋本身是捕鱼用的陷阱,仅靠着粗绳固定于海床。阿迪朗的职责是确保灯光持续运作,吸引鱼群进入陷阱。

僱主每周会派人给阿迪朗送一次食物、饮用水、煤气、发电机的燃料,同时带走渔获,其他时间仅透过对讲机沟通。不过,在7月14日那天,小木屋绑着海床的绳索在风暴下断裂,小屋无引擎动力,也没有船桨可划,令阿迪朗及木屋只能随风与海潮漂流。

断粮后每日抓鱼充饥

当时阿迪朗以为很快就会获救,但之后有十多艘船经过都留意不到他。漂流首周,阿迪朗已经断粮,只能捕鱼煮食;煤气耗尽后,阿迪朗就拆掉小屋的木条来生火;没下雨的日子就将衣服浸湿海水,再扭出水来饮用,以过滤海水的盐分。

曾想自杀靠祈祷苦撑

独自面对茫茫大海,阿迪朗不时因为害怕而哭泣,甚至想过跳海自杀,但他回想起父母叮嘱他要在危难时祷告,便靠着小木屋上的一本《圣经》,拼命祷告来帮助自己坚定信心,努力活了下去。

险后获救决心辞工

直到上月31日,阿迪朗发现一艘悬挂巴拿马国旗的日本货船时立即点起灯光,再用无线电对讲机,用英文大叫「HELP」,终于找到救兵。此时,他的捕渔艇已由印尼北苏拉威西岛万鸦老对出约125公里海域,一直漂流到逾1,900公里外的关岛附近。

《少年Pi》真人版 印尼少年饮海水抓鱼果腹 海上受困49天终

日本货船发现阿迪朗在海上漂流时所拍摄的照片。 (美联社图片)

获救后的阿迪朗相当虚弱,即被送往日本山口县的港口,经检查身体并无大碍。经领事馆安排,阿迪朗本月初返回印尼与家人团聚。据阿迪朗的父亲坦言,这已是小木屋的绳索第三次断裂,前两次都是僱主的船只寻获阿迪朗。今次再遇险,阿迪朗决定辞职不再做这份工作。

《少年Pi》真人版 印尼少年饮海水抓鱼果腹 海上受困49天终

阿迪朗被日本货船救起,幸运的是他身体状况良好。(美联社图片)

《少年Pi》真人版 印尼少年饮海水抓鱼果腹 海上受困49天终

抵达日本的阿迪朗在经过一段时间的隔离检疫、安全检查后,才获准上岸。 (互联网图片)

《少年Pi》真人版 印尼少年饮海水抓鱼果腹 海上受困49天终

阿迪朗回到家人身边,全家準备要好好庆祝一番。(互联网图片)

业界聚焦 837℃ 33评论

李安电影《少年Pi 的奇幻漂流》上演真人版本,一名18岁印尼少年独自在海上一个外形像船屋的捕渔笼(Rompong)上工作时,因遇上风浪,固定的绳索断裂,不得不在太平洋漂流近2,000公里。期间,少年利用衣服过滤海水中盐分来获得饮用水,煤气用完,就拆下木筏的围篱来生火烹煮捕获的鱼充饥。最终经过的货船将少年救起时,他已在海上漂流了整整49天。

《少年Pi》真人版 印尼少年饮海水抓鱼果腹 海上受困49天终

在海上经历49天漂流历险终获救的印尼少年阿迪朗(右)。 (互联网图片)

据印尼《雅加达邮报》报道,这名叫阿迪朗(Aldi Novel Adilang)的少年,平常独自在被称为「Rompong」的捕渔笼上工作。「Rompong」是印尼一种传统的捕鱼陷阱,外形像是木筏上的小木屋,小木屋本身是捕鱼用的陷阱,仅靠着粗绳固定于海床。阿迪朗的职责是确保灯光持续运作,吸引鱼群进入陷阱。

僱主每周会派人给阿迪朗送一次食物、饮用水、煤气、发电机的燃料,同时带走渔获,其他时间仅透过对讲机沟通。不过,在7月14日那天,小木屋绑着海床的绳索在风暴下断裂,小屋无引擎动力,也没有船桨可划,令阿迪朗及木屋只能随风与海潮漂流。

断粮后每日抓鱼充饥

当时阿迪朗以为很快就会获救,但之后有十多艘船经过都留意不到他。漂流首周,阿迪朗已经断粮,只能捕鱼煮食;煤气耗尽后,阿迪朗就拆掉小屋的木条来生火;没下雨的日子就将衣服浸湿海水,再扭出水来饮用,以过滤海水的盐分。

曾想自杀靠祈祷苦撑

独自面对茫茫大海,阿迪朗不时因为害怕而哭泣,甚至想过跳海自杀,但他回想起父母叮嘱他要在危难时祷告,便靠着小木屋上的一本《圣经》,拼命祷告来帮助自己坚定信心,努力活了下去。

险后获救决心辞工

直到上月31日,阿迪朗发现一艘悬挂巴拿马国旗的日本货船时立即点起灯光,再用无线电对讲机,用英文大叫「HELP」,终于找到救兵。此时,他的捕渔艇已由印尼北苏拉威西岛万鸦老对出约125公里海域,一直漂流到逾1,900公里外的关岛附近。

《少年Pi》真人版 印尼少年饮海水抓鱼果腹 海上受困49天终

日本货船发现阿迪朗在海上漂流时所拍摄的照片。 (美联社图片)

获救后的阿迪朗相当虚弱,即被送往日本山口县的港口,经检查身体并无大碍。经领事馆安排,阿迪朗本月初返回印尼与家人团聚。据阿迪朗的父亲坦言,这已是小木屋的绳索第三次断裂,前两次都是僱主的船只寻获阿迪朗。今次再遇险,阿迪朗决定辞职不再做这份工作。

《少年Pi》真人版 印尼少年饮海水抓鱼果腹 海上受困49天终

阿迪朗被日本货船救起,幸运的是他身体状况良好。(美联社图片)

《少年Pi》真人版 印尼少年饮海水抓鱼果腹 海上受困49天终

抵达日本的阿迪朗在经过一段时间的隔离检疫、安全检查后,才获准上岸。 (互联网图片)

《少年Pi》真人版 印尼少年饮海水抓鱼果腹 海上受困49天终

阿迪朗回到家人身边,全家準备要好好庆祝一番。(互联网图片)

热门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