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业界聚焦 >两岸张亚中:两岸风险红皮书传递恐惧大陆概念 >

两岸张亚中:两岸风险红皮书传递恐惧大陆概念


 
 中评社台北7月30日电,台湾官方上周末举行的经贸国是会议决议,将尽速完成两岸协议国会监督法制化,每年发表两岸风险红皮书,并建立大陆对台政经影响力评价系统。台湾大学政治系教授张亚中昨日接受中评社访问表示,这整个思维逻辑是属于防卫性的,也给人民传达了一个对大陆恐惧的概念。 
 张亚中指出,在全球化时代里,自由市场是必须要走的一条道路,尤其是台湾这幺小的经济体,在面临全球经济互动的时候,是没有选择权的,也就是大国制定规则,小的经济体来顺应这个规则。经贸国是会议提出台湾要加速参加TPP与RCEP的谈判,这表示台湾主政者是有共识的,但是如果要全球经济自由化的互动,换句话说在两岸经济的自由化,也是必然的选择。 
 张亚中说,那既然是必然的事情,认何事情本来就会有风险与机会,而风险与机会是并存的,这取决于政府的因应能力,如果因应能力好,风险就是一个机会,因应能力不好,风险就是危机。所以关键不是台湾与大陆依赖的风险度有多高,而是这一赖度必然会快速增加。 
 张亚中举例,就如同欧洲的荷兰、比利时等小国家,是一定与周边的德国、法国等大国互动,因此基于政治与经济关係,台湾紧邻中国大陆,必然会运用邻近的经济体去发展。可是台湾在这方面去把大陆定成风险的概念,为什幺不能说成是一个机会的蓝皮书,却先设定是一个风险的红皮书,这在整个心态上,已经把两岸关係视同是一个防卫性的逻辑,而不是一种进取性的增加台湾发展的工具。 
 张亚中认为,而两岸风险红皮书在形成精神意识形态的时候,会让民众产生防卫的感觉,把中国大陆当成是一个风险,而不会把中国大陆当成一个机会。这也给人民传达一了一个对大陆恐惧的概念。
 张亚中表示,经济是瞬息万变的,陆委会过去也想做出一个两岸经贸的指标,但是最后失败,因为经贸是非常複杂的,这不仅包含两岸的关係,还包括全球。因此要依赖一个指标,还是依赖你的智慧、大格局的判断,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参考。政府在对外经济上都会有些数据,这数据对为政者应该足够有能力去判断,以现有政府现有的资讯,应该可以去判读到底两岸关係的依赖程度到哪里,但如果今天就是要做一个风险的红皮书,又取名红色,红色代表有警告的概念,这已经不是非常公正与客观的去看待两岸关係。 
 张亚中指出,社会科学是一个有机体,每个是环环相扣的,这到底是风险还是机会,而这风险是你可不可以迴避的,台湾为什幺就没有一个全球的风险红皮书,因为不认为是一个风险,所以这不存在风险的问题,是如何把可能的风险转为机会的问题。 
 张亚中表示,台湾现在不能参加全球的经济体有两个问题,第一个是台湾到底有没有準备好,在农业、服务业上有没有办法应付TPP,那是非常强大与高度的自由化运动,台湾本身有没有準备好。第二是不得不承认中国大陆的政经力量开始产生影响力,台湾未来要参与区域经济,是不能忽视中国大陆有善的态度。 
 张亚中说,但现在这两点都不去谈,就锁定跟中国大陆交往就是有风险,这给一般老百姓的感觉,就是会充满恐惧,但经贸国是会议上又表达了要加速与中国大陆完成服贸协议、货贸协议等条例,这会使人民产生相互冲突的概念。 
 张亚中认为,太阳花运动存在一个最核心的概念就是一个恐中、反中的概念,今天又设了一个风险的红皮书,那就是把两岸关係界定成为风险,这其中就是有政治意涵。这对于一些要跟大陆採取分离的人取得了一个论述的道德至高点,民进党就会很高兴,等政府完成这红皮书,就可以去挑内容说两岸是有风险的,等执政之后,更是会每年都发布这样红皮书,而全世界有没有哪个国家去发表对中国大陆的经贸风险红皮书,应该没有。 
业界聚焦 587℃ 88评论

 
 中评社台北7月30日电,台湾官方上周末举行的经贸国是会议决议,将尽速完成两岸协议国会监督法制化,每年发表两岸风险红皮书,并建立大陆对台政经影响力评价系统。台湾大学政治系教授张亚中昨日接受中评社访问表示,这整个思维逻辑是属于防卫性的,也给人民传达了一个对大陆恐惧的概念。 
 张亚中指出,在全球化时代里,自由市场是必须要走的一条道路,尤其是台湾这幺小的经济体,在面临全球经济互动的时候,是没有选择权的,也就是大国制定规则,小的经济体来顺应这个规则。经贸国是会议提出台湾要加速参加TPP与RCEP的谈判,这表示台湾主政者是有共识的,但是如果要全球经济自由化的互动,换句话说在两岸经济的自由化,也是必然的选择。 
 张亚中说,那既然是必然的事情,认何事情本来就会有风险与机会,而风险与机会是并存的,这取决于政府的因应能力,如果因应能力好,风险就是一个机会,因应能力不好,风险就是危机。所以关键不是台湾与大陆依赖的风险度有多高,而是这一赖度必然会快速增加。 
 张亚中举例,就如同欧洲的荷兰、比利时等小国家,是一定与周边的德国、法国等大国互动,因此基于政治与经济关係,台湾紧邻中国大陆,必然会运用邻近的经济体去发展。可是台湾在这方面去把大陆定成风险的概念,为什幺不能说成是一个机会的蓝皮书,却先设定是一个风险的红皮书,这在整个心态上,已经把两岸关係视同是一个防卫性的逻辑,而不是一种进取性的增加台湾发展的工具。 
 张亚中认为,而两岸风险红皮书在形成精神意识形态的时候,会让民众产生防卫的感觉,把中国大陆当成是一个风险,而不会把中国大陆当成一个机会。这也给人民传达一了一个对大陆恐惧的概念。
 张亚中表示,经济是瞬息万变的,陆委会过去也想做出一个两岸经贸的指标,但是最后失败,因为经贸是非常複杂的,这不仅包含两岸的关係,还包括全球。因此要依赖一个指标,还是依赖你的智慧、大格局的判断,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参考。政府在对外经济上都会有些数据,这数据对为政者应该足够有能力去判断,以现有政府现有的资讯,应该可以去判读到底两岸关係的依赖程度到哪里,但如果今天就是要做一个风险的红皮书,又取名红色,红色代表有警告的概念,这已经不是非常公正与客观的去看待两岸关係。 
 张亚中指出,社会科学是一个有机体,每个是环环相扣的,这到底是风险还是机会,而这风险是你可不可以迴避的,台湾为什幺就没有一个全球的风险红皮书,因为不认为是一个风险,所以这不存在风险的问题,是如何把可能的风险转为机会的问题。 
 张亚中表示,台湾现在不能参加全球的经济体有两个问题,第一个是台湾到底有没有準备好,在农业、服务业上有没有办法应付TPP,那是非常强大与高度的自由化运动,台湾本身有没有準备好。第二是不得不承认中国大陆的政经力量开始产生影响力,台湾未来要参与区域经济,是不能忽视中国大陆有善的态度。 
 张亚中说,但现在这两点都不去谈,就锁定跟中国大陆交往就是有风险,这给一般老百姓的感觉,就是会充满恐惧,但经贸国是会议上又表达了要加速与中国大陆完成服贸协议、货贸协议等条例,这会使人民产生相互冲突的概念。 
 张亚中认为,太阳花运动存在一个最核心的概念就是一个恐中、反中的概念,今天又设了一个风险的红皮书,那就是把两岸关係界定成为风险,这其中就是有政治意涵。这对于一些要跟大陆採取分离的人取得了一个论述的道德至高点,民进党就会很高兴,等政府完成这红皮书,就可以去挑内容说两岸是有风险的,等执政之后,更是会每年都发布这样红皮书,而全世界有没有哪个国家去发表对中国大陆的经贸风险红皮书,应该没有。 
热门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