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下载制作 >两岸张亚中:两岸主权问题不可以模糊 >

两岸张亚中:两岸主权问题不可以模糊


 中评社17日刊出特约作者、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两岸统合学会理事长张亚中的评论专文,全文摘编如下:近日由施明德、苏起等人联名发起的<我们的呼吁─处理两岸问题五原则>声明,引起社会广泛迴响。这些跨越蓝绿的资深政治人物愿意集思为两岸的未来找寻一条道路,值得敬佩。 
 这份声明总共有五点,第一点主张“尊重现状,不片面改变现状”,并在第二点表明“现状”是两岸政府为“分治政府”。第三点主张以“大一中架构”取代“一中原则”。 
 由于<我们的呼吁>中,只有提在治权方面要“尊重分治”,而没有提主权的关係。因此,我在现场提问联名发起人对于主权问题的看法。 
 很遗憾的,苏起并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而说:“处理国际事务的原则,有很多事情是讲得越清楚越死,讲得越模糊越活,到底是主权重叠或是互不隶属,你要选择题,…但是有时候不需要面对这样状况,要让他模糊是美丽的”。施明德也提出他的看法,认为政治人物不同于学者,“学者要说清楚的,政治家是要解决问题的,…所以政治家不必像学者一样,否则这会阻挠问题的解决”。 
 
 就声明的逻辑性而言,如果只清楚写明“尊重分治”,但是又将主权问题模糊,并在第五点清楚地写到“双方均享有参加联合国等国际组织,以及与其他国家建立正常关係的权利”,这就让全篇声明朝向两岸主权互不隶属的方向发展。 
 在我看来,有些事情是可以模糊,但是有些东西是难以模糊的,两岸的核心问题在于主权及治权归属及关係的认知不同,如果这份声明仅在要求大陆要“尊重治权的现状”,但是却刻意迴避主权的现状为何?这份声明充其量将只是一份声明而已,它或许会有新闻效果,但是没有办法发挥解决问题的功能。 
 我同意要解决两岸的僵局必须先尊重现状。“现状”是一切的基础,但是“现状”应该包括主权与治权的现状,不能只提治权,而不提主权。目前两岸的主权及治权关係的法理现状是:两岸“宪法”对主权的宣示均包括对方,即两岸的主权宣示是重叠的;而两岸的治权均在各方“宪法”的规範下分立。 
 依据“宪法”,中华民国的宪法主权宣示包括大陆,大陆宪法的主权宣示也包括台湾,因此,目前主权的现状是“主权宣示重叠”。如果<我们的呼吁>一文中,却不愿意对此着墨,并以将其模糊处理为一种“美丽的模糊”,或视其为“学者与政治家应有的差别”,在我看来,台湾可以选择迴避,然而,大陆在看这个核心问题上也会同意迴避吗?
 两岸关係是攸关台湾的重大问题,解决问题固然重要,但是民众了解问题的本质在哪里更为重要。前者需要知识,后者需要面对问题时不迴避的勇气。对于主权问题的认知牵涉到两岸的信任,台湾如果迴避,大陆也不可能迴避。一个主权关係不确定的两岸关係,路是很难平稳走下去的。 
 两岸主权目前有三种说法,一种主张主权只有一个,北京说主权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二种,国民党说主权只有一个,属于中华民国;第三种是民进党主张主权有两个并互不隶属。坦白说,这三种主张均不是现状,而只是红、蓝、绿各自单方面的主张。真正的现状是两岸的主权宣示均包括对方,是重叠的。 
 要使两岸关係和平的发展,尊重现状是基础,而两岸的现状是“主权宣示重叠,宪政治权分立”。这才是台湾民众及两岸应该有的共识及原则。
下载制作 166℃ 67评论

 中评社17日刊出特约作者、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两岸统合学会理事长张亚中的评论专文,全文摘编如下:近日由施明德、苏起等人联名发起的<我们的呼吁─处理两岸问题五原则>声明,引起社会广泛迴响。这些跨越蓝绿的资深政治人物愿意集思为两岸的未来找寻一条道路,值得敬佩。 
 这份声明总共有五点,第一点主张“尊重现状,不片面改变现状”,并在第二点表明“现状”是两岸政府为“分治政府”。第三点主张以“大一中架构”取代“一中原则”。 
 由于<我们的呼吁>中,只有提在治权方面要“尊重分治”,而没有提主权的关係。因此,我在现场提问联名发起人对于主权问题的看法。 
 很遗憾的,苏起并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而说:“处理国际事务的原则,有很多事情是讲得越清楚越死,讲得越模糊越活,到底是主权重叠或是互不隶属,你要选择题,…但是有时候不需要面对这样状况,要让他模糊是美丽的”。施明德也提出他的看法,认为政治人物不同于学者,“学者要说清楚的,政治家是要解决问题的,…所以政治家不必像学者一样,否则这会阻挠问题的解决”。 
 
 就声明的逻辑性而言,如果只清楚写明“尊重分治”,但是又将主权问题模糊,并在第五点清楚地写到“双方均享有参加联合国等国际组织,以及与其他国家建立正常关係的权利”,这就让全篇声明朝向两岸主权互不隶属的方向发展。 
 在我看来,有些事情是可以模糊,但是有些东西是难以模糊的,两岸的核心问题在于主权及治权归属及关係的认知不同,如果这份声明仅在要求大陆要“尊重治权的现状”,但是却刻意迴避主权的现状为何?这份声明充其量将只是一份声明而已,它或许会有新闻效果,但是没有办法发挥解决问题的功能。 
 我同意要解决两岸的僵局必须先尊重现状。“现状”是一切的基础,但是“现状”应该包括主权与治权的现状,不能只提治权,而不提主权。目前两岸的主权及治权关係的法理现状是:两岸“宪法”对主权的宣示均包括对方,即两岸的主权宣示是重叠的;而两岸的治权均在各方“宪法”的规範下分立。 
 依据“宪法”,中华民国的宪法主权宣示包括大陆,大陆宪法的主权宣示也包括台湾,因此,目前主权的现状是“主权宣示重叠”。如果<我们的呼吁>一文中,却不愿意对此着墨,并以将其模糊处理为一种“美丽的模糊”,或视其为“学者与政治家应有的差别”,在我看来,台湾可以选择迴避,然而,大陆在看这个核心问题上也会同意迴避吗?
 两岸关係是攸关台湾的重大问题,解决问题固然重要,但是民众了解问题的本质在哪里更为重要。前者需要知识,后者需要面对问题时不迴避的勇气。对于主权问题的认知牵涉到两岸的信任,台湾如果迴避,大陆也不可能迴避。一个主权关係不确定的两岸关係,路是很难平稳走下去的。 
 两岸主权目前有三种说法,一种主张主权只有一个,北京说主权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二种,国民党说主权只有一个,属于中华民国;第三种是民进党主张主权有两个并互不隶属。坦白说,这三种主张均不是现状,而只是红、蓝、绿各自单方面的主张。真正的现状是两岸的主权宣示均包括对方,是重叠的。 
 要使两岸关係和平的发展,尊重现状是基础,而两岸的现状是“主权宣示重叠,宪政治权分立”。这才是台湾民众及两岸应该有的共识及原则。
热门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