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下载制作 >两岸张亚中:两岸应突破先经后政的思考 >

两岸张亚中:两岸应突破先经后政的思考


 
 中评社北京7月16日电,两岸统合学会理事长、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张亚中日前提出观点表示,两岸仅靠经贸交流是不够的,要创造政治性结构才能增加认同。他说,两岸应该突破先经后政的思考,认识到,如果不能政经并行,连现有的经贸交流成果都可能会碰到障碍。 
 张亚中说,两岸目前的交流以经贸为主,经过六年的大交流以后,现在已经碰到障碍,不仅是政治的深水区无法进入,服贸协议引发的抗议显示,连经济交流也碰到挑战。 
 他说,继续加强经贸交流,当然是必要,但是仅是如此,是不够的。两岸应该突破先经后政的思考,认识到,如果不能政经并行,连现有的经贸交流成果都可能会碰到障碍。为此他提出了两个解决方法: 
 第一个方法,北京要创造结构。张亚中说,冷战期间,西德坚持整个德国政策,不视东德为外国,而是整个德国的一部分。因此,西德从1951年起,就未徵收东德物品的关税。1961年的《关税法》,也将东德视为是西德关税的内部贸易。在1957年西德成为欧洲经济共同体一部分后,东德的货品从此也可以自西德再进入欧洲共同体其它国家,而不需要关税。但是从东德直接进入其它欧共体国家则需要关税。 
 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主办的首届两岸智库学术论坛日前在北京举行,张亚中在论坛中指出,如果我们把这个例子用在两岸,如果北京坚持一个中国原则,重新检视两岸服贸或货品的协议的必要与功能。北京可以参考当时的西德,主动创造一个整个中国的内部贸易结构。以后两岸的贸易,包括香港、澳门,均可以适用这个结构的规定。 
 有些经济学者会说,由于两岸已经加入了世界贸易组织,因此必须适用WTO的规範。这样的说法是完全忽视了政治因素在国际贸易中的功能性。由于目前绝大多数国家均承认一个中国原则,就好像当时的绝大多数欧体国家接受西德的宪法立场,因而不提出异议一样,只要北京能够在国际间有所宣示与坚持,国际社会是没有理由反对的。如果北京又愿意像西德一样释放出公共财,像西德不要求东德比照办理一样,同样地不要求台湾比照办理,这才是坚持一个中国一方应有的气魄与立场。
 第二个方法,寻求共同创造结构。张亚中说,继大多数的认同都是建构出来的,没有参与没有认同。两岸目前的自由贸易关係,只有创造利益的功能,而没有赋予建构认同的功能。利益是变动的,在资本主义的时代,利益不可能由全民所均享的,利益的往来,不仅是往来双方间,即使在一方的内部,也有分配不均的问题,因此,纯粹经贸的往来,是难以建构彼此认同的。 
 
 张亚中认为,认同问题必须透过政治来解决。两岸应该在各类经贸活动中,多建立跨越,或超越两岸的委员会、共同体,让两岸在相关事务上可以形成共同的决策,甚而进行共同的分配,如此才能建构彼此除了原有认同外的共同重叠认同。 
 他说,欧洲统合机制的创立,正是为了建构每一个成员对于欧洲的集体认同。两岸关係当然不同于欧洲的国与国关係,但是在创造统合机制,推动两岸治权的统合上,欧洲共同体的经验还是值得参考的。 
 最后,张亚中指出,让两岸文化、经贸交流可以产生正面的效果,只有两个方法。第一,就是政治人物有意的引导,透过政策,将文化与经贸交流所累积的成果从政治领域扩溢。第二、建立由两岸共同组合而成的机构。基于机构本身也会其生命,一旦机构建立起来,机构本身会往促进两岸合作或融合方向发展,而不易受到人亡政息的影响。 
 张亚中说,目前仍处于和平发展的平顺期,但是底蕴仍不足,仍然有随着两岸政治情势变迁而可能发生变化的可能,两岸的政治人物应掌握时机,儘速将经贸交流的成果往文化与政治扩溢,更应该尝试建立各种跨两岸或超两岸的互动结构。只有建立起结构,才能确保两岸的交流能够持续推进。
下载制作 722℃ 36评论

 
 中评社北京7月16日电,两岸统合学会理事长、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张亚中日前提出观点表示,两岸仅靠经贸交流是不够的,要创造政治性结构才能增加认同。他说,两岸应该突破先经后政的思考,认识到,如果不能政经并行,连现有的经贸交流成果都可能会碰到障碍。 
 张亚中说,两岸目前的交流以经贸为主,经过六年的大交流以后,现在已经碰到障碍,不仅是政治的深水区无法进入,服贸协议引发的抗议显示,连经济交流也碰到挑战。 
 他说,继续加强经贸交流,当然是必要,但是仅是如此,是不够的。两岸应该突破先经后政的思考,认识到,如果不能政经并行,连现有的经贸交流成果都可能会碰到障碍。为此他提出了两个解决方法: 
 第一个方法,北京要创造结构。张亚中说,冷战期间,西德坚持整个德国政策,不视东德为外国,而是整个德国的一部分。因此,西德从1951年起,就未徵收东德物品的关税。1961年的《关税法》,也将东德视为是西德关税的内部贸易。在1957年西德成为欧洲经济共同体一部分后,东德的货品从此也可以自西德再进入欧洲共同体其它国家,而不需要关税。但是从东德直接进入其它欧共体国家则需要关税。 
 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主办的首届两岸智库学术论坛日前在北京举行,张亚中在论坛中指出,如果我们把这个例子用在两岸,如果北京坚持一个中国原则,重新检视两岸服贸或货品的协议的必要与功能。北京可以参考当时的西德,主动创造一个整个中国的内部贸易结构。以后两岸的贸易,包括香港、澳门,均可以适用这个结构的规定。 
 有些经济学者会说,由于两岸已经加入了世界贸易组织,因此必须适用WTO的规範。这样的说法是完全忽视了政治因素在国际贸易中的功能性。由于目前绝大多数国家均承认一个中国原则,就好像当时的绝大多数欧体国家接受西德的宪法立场,因而不提出异议一样,只要北京能够在国际间有所宣示与坚持,国际社会是没有理由反对的。如果北京又愿意像西德一样释放出公共财,像西德不要求东德比照办理一样,同样地不要求台湾比照办理,这才是坚持一个中国一方应有的气魄与立场。
 第二个方法,寻求共同创造结构。张亚中说,继大多数的认同都是建构出来的,没有参与没有认同。两岸目前的自由贸易关係,只有创造利益的功能,而没有赋予建构认同的功能。利益是变动的,在资本主义的时代,利益不可能由全民所均享的,利益的往来,不仅是往来双方间,即使在一方的内部,也有分配不均的问题,因此,纯粹经贸的往来,是难以建构彼此认同的。 
 
 张亚中认为,认同问题必须透过政治来解决。两岸应该在各类经贸活动中,多建立跨越,或超越两岸的委员会、共同体,让两岸在相关事务上可以形成共同的决策,甚而进行共同的分配,如此才能建构彼此除了原有认同外的共同重叠认同。 
 他说,欧洲统合机制的创立,正是为了建构每一个成员对于欧洲的集体认同。两岸关係当然不同于欧洲的国与国关係,但是在创造统合机制,推动两岸治权的统合上,欧洲共同体的经验还是值得参考的。 
 最后,张亚中指出,让两岸文化、经贸交流可以产生正面的效果,只有两个方法。第一,就是政治人物有意的引导,透过政策,将文化与经贸交流所累积的成果从政治领域扩溢。第二、建立由两岸共同组合而成的机构。基于机构本身也会其生命,一旦机构建立起来,机构本身会往促进两岸合作或融合方向发展,而不易受到人亡政息的影响。 
 张亚中说,目前仍处于和平发展的平顺期,但是底蕴仍不足,仍然有随着两岸政治情势变迁而可能发生变化的可能,两岸的政治人物应掌握时机,儘速将经贸交流的成果往文化与政治扩溢,更应该尝试建立各种跨两岸或超两岸的互动结构。只有建立起结构,才能确保两岸的交流能够持续推进。
热门产品